迅速转移“消失”了 日本间谍无罪获释 薛之谦为前妻唱歌

硕博夫妇操纵考研舞弊大案 公司账户流水近千万–人民网广西频道–人民网 原标题:硕博夫妇操纵考研舞弊大案 公司账户流水近千万 草根出身、高考状元、名校博士,这是潘栋(化名)41年人生履历其中的一面。 枪手、“助考”公司老板、仅一场考试就操纵近500名考生作弊的幕后黑手,这是潘栋的另一面。 2014年12月,随着湖北警方接到一条相关的举报线索,潘栋的两面人生也慢慢被揭开。同时被查的,还有一起参与“助考”舞弊非法获利、拥有硕士学历的潘栋之妻揣青(化名),以及其他团队人员。 2016年9月8日,湖北省荆州市江陵县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了潘栋团伙“助考”舞弊案。这对硕博夫妇当庭认罪悔罪。 “赖账”举报牵出舞弊大案 潘栋团伙的这起考研舞弊大案案发,竟是源于一名大学生对另一家赖账“助考”机构的举报。 大学生小唐一直想考硕士研究生,曾向一家“教育培训”机构交了18万元,并签订了“包过”协议。然而,小唐并没有通过考试。这笔钱也要不回来了。 小唐的举报称,这家机构采取的是利用作弊器材场外发送答案等方式,组织考研作弊。2014年12月,小唐来到湖北省公安厅对此进行了举报。 湖北省公安厅网安总队对多条类似的疑似“助考”线索进行梳理研判,结果发现有教育培训机构将在当月月底举办的2015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中实施“助考”犯罪。 一支由省公安厅网安总队指导、荆州市公安局网安支队协助、江陵县公安局网安大队侦办的专案组,迅即展开调查。 不料,上述培训机构在得知小唐报案后,迅速转移“消失”了。专案组决定见机行事,在考试中对其他可疑“助考”机构抓现行。 2014年12月27日,2015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考试第一天。一组疑似正在播报答案的异常无线电信号,被专案组截获。 民警迅速锁定目标,来到位于武汉市洪山区的武汉华顺经纬企业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顺公司”),当场截获多套作弊无线设备,以及公司招生汇总名单、公司与考生签订的协议等。当时正值考试期间,某些仪器还在发送答案。 6名员工当即被抓获。但是,公司主要负责人潘栋、揣青却不在公司。 截获的招生总汇表显示,仅该场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涉嫌参与作弊的考生就达485人。名单被警方当场通报给了省考试院。省考试院立即对全省考场进行清查,多名作弊考生被查获。 (责编:陈露露、庞冠华) 原标题:硕博夫妇操纵考研舞弊大案 公司账户流水近千万 交钱签协议“包过” “橡皮擦”收答案 工商公示信息显示,华顺公司注册于2007年7月,法定代表人揣青,注册经营范围为:企业管理咨询、计算机软件开发。在互联网上,该公司打出的广告称,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等多地开设办事机构,并开办数所培训学校。 警方的调查显示,1975年出生的潘栋,与揣青系夫妻关系,家住武汉市青山区。潘栋系华顺公司实际负责人,公司经营、考场作弊流程操作等都由其领导实施,揣青主管公司财务。2015年3月11日,迫于公安机关强大的追捕压力,二人投案自首。 检察机关的公诉,梳理了潘栋团伙的“助考”作弊流程。 在2014年12月27日举行的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中,潘、揣二人伙同公司员工石某、贾某等人,在网上和其他渠道发布消息,采取枪手替考或使用作弊器发送答案两种作弊形式,自行招生和通过招生代理李某、薛某、义某招生,共招收作弊考生485名,从中获利175.19万元。 考试前,潘栋联系作弊操作手吕某、王某、陈某等,由作弊操作手给参加考试的考生发放作弊器。开考后,在网上购买研究生考试答案,由其将答案经QQ群发送给作弊操作手,再由作弊操作手发送给考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不法分子使用的作弊器竟是一块暗藏玄机的“橡皮擦”:嵌有电子屏幕与按钮,可接收、显示考试答案。由作弊操作手网购后,考前交给考生。 而所谓的“培训”,也是针对“橡皮擦”展开:如何带进考场,如何规避监考老师检查,甚至一旦被发现后如何说辞,都有一套严格的指令。考试结束,这些“橡皮擦”还要回收,以便循环使用。 与考生签订“包过”协议,是华顺公司吸引考生的重要一环。 一份华顺公司与于某签订的《研究生委托服务协议(合作)》显示,2014年11月8日,双方约定,华顺公司为于某学员(高某、李某)筛选合适备考人员,确保于某学员2015年双证公共管理硕士考生初试成绩达到国家A类控制线并被成功录取,并协助于某学员协调上课问题(保录取到北京××大学MPA)。 费用方面,高某、李某两人每人5万元,在考前汇款至揣青账户;如未通过考试,华顺公司将予以退款。 根据供述,公司收取的“包过”费用,根据考生报考学校、专业的不同,从1万元至8万元不等。 (责编:陈露露、庞冠华) 原标题:硕博夫妇操纵考研舞弊大案 公司账户流水近千万 曾被公安机关打击 为“钱的诱惑”不惜屡屡铤而走险 潘栋原本是优等生,“草根出身”,“一路读书考上来的”,从小学习成绩优异,曾是区高考状元,拥有博士学历。在妻子揣青眼中,他“做事有冲劲”。 近年社会兴起的“学历热”“考证热”,激发了潘栋创业做教育培训的想法。根据供述,起初,二人白手起家,面临资金困难,另一方面,招收的准备考研的考生许多已走上工作岗位,对文化课生疏,通过短期正规培训,考试通过率并不高,继而又影响了来年招生。最终,夫妇俩创业失败。 一次偶然的机会,潘栋被朋友邀请当“枪手”替人考试。潘栋一次性通过了,“轻松”赚了一笔报酬。 这次经历,也让他看到了“商机”,开始走上“职业替考”道路。 在一次接受央视的采访中,面对镜头,潘栋说,自己答题正确率“百分之八九十”,那些题对他来说“so easy”(“很简单”的意思――编者注)。他可以很快提前交卷出考场,然后让专人将答案发送给考场内还在考试的考生。与之合作的考生,也就能顺利通过考试。 随着潘栋的公司在“业内”名气越来越大,他开始通过网络面向全国招生,自己也不再亲自替考,而是通过“业内合作”,向其他“助考”机构购买答案,由专人发送给考生。 多年来,该公司发展了众多业务伙伴,上下已形成完整产业链。案发时,公司银行账户全年资金流水已达近千万元。 上述小唐举报的赖账“助考”团伙,曾是潘栋公司的合作伙伴。来自湖北省公安厅的消息,该团伙也于今年上半年被端。 事实上,这已不是潘栋第一次犯案。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此前,他们曾被辽宁抚顺、重庆北碚等地公安机关处理,但均被取保。 被公安处理后,他们缘何屡屡铤而走险呢?“不是原始积累没完成吗?”在面对央视采访时,潘栋如此回答。他随后承认,还是存在侥幸心理,还是钱的诱惑:“一场考试,你说赚三五十万元也行,一二十万元也行。” 华顺公司在网络上打出的广告中,引用的一句西谚似乎别有意味:“既然上路,不要回头。” 湖北省公安厅网安总队一级警长刘长久长期参与打击“助考”犯罪。据其掌握的数据,潘栋是近年湖北省公安机关打击的非法“助考”者中学历最高的,“核心人员学历高,涉案考生多,是该团伙的特点”。 江陵县人民检察院承办检察官介绍,潘栋团伙11人中,大多系大学以上文化程度,其中,80后6人,90后1人。11人均因涉嫌非法获取国家秘密被公诉,法院将择日宣判。 根据相关规定,涉案的400多名考生,将受到取消成绩、禁考1~3年的行政处罚。 针对“助考”公安机关将持续加大打击力度 湖北是科教大省。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近年,该省“助考”市场成为大量不法分子眼中的肥肉。 2010年,公安部明确,由网安部门对全国“助考”犯罪行为重拳打击。2015年11月,刑法修正案(九)施行,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将组织考试作弊,非法出售或提供试题答案,替考行为纳入刑法处罚范畴。 近年来,湖北警方持续有力打击“助考”作弊行为,大量相关团伙被端。“高压态势下,一些‘助考’不法机构受到重创,公平公正的考试秩序得以有效维护。”刘长久说, 据其观察,以前,每到周末,“但凡有大型考试,网安举报热线不停。现在,举报量已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长期参与打击“助考”舞弊行为的荆州市公安局网安支队特侦大队教导员周方杰表示,高压态势下,不法分子对研究生招生考试、高考作弊市场的“非分之想”有所收敛。 现今,各类考试名目繁多。记者从公安部门了解到,针对一级建造师考试、司法考试、教师资格证考试等其他考试的作弊行为,公安机关也在加大打击力度。同时,湖北警方已与教育主管部门在证据提取、证据共享等方面进一步加强配合,合力打击“助考”舞弊行为。 (责编:陈露露、庞冠华)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