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儿一女全在外地 海清儿子罕见露面 107岁老人卖鞋垫

南京有望年底试点“以房养老”养老方式又多一种什么是以房养老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被称为保险版的“以房养老”。简单地说,就是老年人将房子抵押给保险公司,每月获得一定数额的养老金,其间老人仍然可以住在自己的房子里。但身故后,这个房子的处置权就归保险公司。今年7月,中国保监会宣布,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将扩大至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及江苏、浙江、山东和广东的部分地级市。消息出来后,南京不少老人表示感兴趣,纷纷致电现代快报,询问南京的“以房养老”何时落地?昨天,现代快报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最新消息,日前南京市财政局、市国土局、市金融办、江苏保监局、市老龄办等相关部门与幸福人寿、利安人寿等三家保险公司联合召开了一次工作推进会,会上提出南京将试点保险版“以房养老”,最快今年年底会出相关保险产品。资料图老人的想法:老了就卖掉房子,搬进养老院家住雨花台区的王阿姨今年58岁,老伴64岁,两人刚刚从印度游玩回来。“今年已经玩了三趟,3月去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6月去九寨沟避暑,9月去了印度。”王阿姨的退休生活多姿多彩,让人羡慕,但对于他们来说,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呆在家里会难过。“同龄人大多忙着帮子女带孩子,可是我们没有。儿子5年前不幸出意外,才27岁就这么丢下我们走了。”王阿姨和老伴决定,趁着腿脚好多出去走走看看,等老了动不了就住进养老院。“我们老两口每个月的退休工资加起来有5000多块钱,过日子是够了,但住养老院还差一点,而且老了以后还要留一笔医药费。”最近,王阿姨也在关注养老院方面的消息,“带护理的养老院价格都不低,一张床位3500元左右,以我们现在的退休工资,不够。要是实在不行就卖房子。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房虽然很老,但66平方米也能卖个100多万,应该够住养老院了。” 以房养老试点范围扩大 提供可供选择养老融资新方式 独居老人:房子是最后救命、送终的基础82岁的纪奶奶原本住在和会街上,今年上半年刚换房,搬到三牌楼菜场附近。虽说比之前小了20平方米,但从五楼换到了一楼,500米范围内就有菜场、公园,方便多了。“那房子住了几十年,我也舍不得,但是没办法,爬不动5楼不说,身边也没个人照料。”整个换房都是纪奶奶找中介操作的。纪奶奶的老伴走了27年,两儿一女全在外地,一年也就回来一两次。“我没有退休工资,每个月就靠700多元的低保过活。前两年子女逢年过节还会给我一千两千的,他们现在退休了,工资也不高,还有家庭要顾,我也就不要他们的钱了。”老人说,自己没有钱,儿女又靠不上,房子就是她最后救命、送终的基础。至于换房,也是想让自己的养老生活过得好一些。“之前的房子卖了100多万,现在这套连买带装修花了100万,最后还剩了几万。”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新房子里空调、热水器、灶台、电视都是全新的,家具也是新打的。“再过个十年我走不动了,就要去养老院啦!”关于未来,纪奶奶早就打算好了。“如果住到养老院,就把房子出租,这套房现在能租3000元。”不过,老人表示房子轻易不敢卖。“万一养老院住得不合适,自己好歹还有个家。等确定要在哪个养老院住到临终,或者生了大病需要救命钱,再卖房吧。”孤寡老人关注:“抵押房子养老”的进展今年78岁的丁大爷更关注“抵押房产养老”的进展。“我没有子女,老伴去世好多年了。”目前,他每个月的养老金有3100元,自己一个人凑合着够用。“后面,我打算靠房子养老。”丁大爷住在秦淮区的秦虹小区附近,单室套,按市场行情能卖大几十万。最新进展“以房养老”保险产品,最快今年底推出其实,“以房养老”这个词出现的频率很高。2012年4月,南京出台的《南京市老龄事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中就提及“以房养老”,这是南京官方首次明确表态鼓励“以房养老”。2014年,南京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其中明确“探索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业务试点”,这是南京官方再次提出“以房养老”试点。2014年底,江苏省金融办、省民政厅、省财政厅、人民银行南京分行、江苏省银监局、江苏省保监局六部门联合出台《关于财政金融支持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意见》。据江苏省金融办透露,“以房养老”政策已正式列入计划,探索开展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俗称“以房养老”)。可惜,这些年“以房养老”的试点业务未有任何进展。90岁的张启韵是南京首位申请“以房养老”的老人,她2010年就向社区和街道提出,将自己名下一套产权房作倒按揭,所得用于改善自己独居的生活条件,但没有机构和企业敢于接招。老人已于两年前去世,生前房子被卖了61万元。对此,有关人士表示,此次南京被列入第二批试点范围,这意味着这项工作肯定是要做的,目前相关部门已经行动起来,但是还需要一段时间。从开发这款产品到向保监会报批,最快今年年底或将推出相关的保险产品。资料图小众人群:多了一种养老方式据南京市民政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此前北京、上海、武汉、广州4大试点城市只有59户、78位老人参与“以房养老”。参与的老人每月从幸福人寿拿到的养老金从3000元到1万多元不等,月领金额最高的是一位上海老人,每月可领1.9万元。只是,参与人数与全国60岁人口的总数相比,可谓沧海一粟。“不仅参保对象热情不高,保险公司对“以房养老”也不热心。”目前,仅幸福人寿一家保险公司推出相关产品。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在试点过程中,“以房养老”遇到的主要挑战是传统观念、法律风险、政策风险以及房屋估值问题。首先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传统观念。目前,“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依然是社会主流,绝大多数老人希望把房子留给孩子。从试点城市来看,选择“以房养老”的老人大多是鳏寡孤独老人、失独老人以及拥有两套以上房产的老人。另外,房价波动大也成为障碍。老百姓(50.320, 0.00, 0.00%)(603883,股吧)考虑的是“房价上涨,抵押房产获得的养老金太低”,尤其是像南京这样一个房价上涨快的城市。而保险公司担心的是“房价一旦走低,得不偿失”,比如三四线城市,房价长期不涨甚至还下跌。此外,还面临无法实现房产价值的法律风险。相关人士表示,从国际上看,“以房养老”也算是小众业务。但不可否认的是,这虽然不会成为我们未来养老的主流,但是为部分人群增加了一种养老的方式。相关的主题文章: